「逝」為觀想屍體腐敗過程中的九個階段,原形取自漢傳佛教下的「九想觀」,又作九相觀,亦作九想、九相。想,即觀想之略。相,指屍相。取其「新死、肪脹、血塗、肪亂、啖食、青瘀、白骨連、骨散、古墳」等九個從屍體化做自然的離散時間切片。為佛教觀想法門之一,強調人對屍體的醜惡諸形相作觀想,斷我執,得究竟解脫。

然,「逝」並非企圖重現歷史上的「九相圖」,畫面亦非再現貌美女屍腐敗之過程,或以戒除女色為目的。「逝」指不在令觀者對女體心生恐懼,破除人所貪著的慾望。反之,其中人體死於纏綿中的片刻,讓死亡與愛欲交纏長眠。作品非靜止於一幅幅平面,懸空的畫面吸納入個別觀者的時空座標,使觀者也成為此死與慾交纏再現過程中不可或缺的要角。

遠觀模糊、色彩斑斕的血肉之軀,曖昧的圖象召喚著一種開放的視覺經驗,容許未知、恐懼、挑逗、騷動,甚至可以是唯美。光暈自上而下將色彩沾染於畫布上,看似無法直接洞悉的幻境,迫使觀者須主動參與並解讀畫面所隱藏的種種訊息。但當觀者的指尖在模糊的焦平面上游移,視覺與觸覺同時逼視著這場死亡的真相,感官與認知同時在朦朧/清晰、局域/全貌、當下/過去…….相互滲透,游移於不同焦平面上。
Back to Top